栏目导航

文人与砚:古来文人多砚痴

发表时间:2019-03-07

砚有良多别名,屡见于诗人笔端。唐代文嵩在《即墨侯石虚中传》中以砚拟人,说砚姓石,字居默,封“即墨侯”,从此人们又称砚为“即墨侯”。宋代王迈有诗写道:“多谢吾家即墨侯,朝濡暮染富年纪。”文人墨客喜好把书斋中的各种珍品以友相视,砚被冠以“石友”之美称,宋代王炎有咏砚诗云:“剡溪来楮生,歙穴会石友”。砚,有如凹石积水而成的小潭,便得名“石泓”,宋代黄庭坚有诗云:“晴窗影落石泓处,松煤浅染饱霜兔”。

◎本文原载于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(作者缪士毅),图源网络,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

我国有许多名砚,历代文人墨客嗜之如癖,赞不绝口。端砚素有“天下第一砚”的美名,唐代李贺所写“端州石工细如神,踏天磨刀割紫云”、宋代张九成所云“端溪古砚天下奇,紫花夜半吐虹霓”道出了端砚的宝贵。洮河砚因石料难得,在古时已相当宝贵,正如金代诗人冯延登在《洮石砚》诗中写的:“鹦鹉洲前抱石归,琢来犹自带清辉。芸窗尽日无人到,坐看元云吐翠微。”歙砚也是文人墨客保重的名砚,它贮水不耗,历寒不冻,呵气可研,发墨如油。黄庭坚对歙砚赞美有加:“不轻不燥禀天然,重实温润如君子。日光灿灿飞金星,碧云色夺端州紫。”

传说古时黄帝东征时,偶得一玉,琢为墨海,并刻有“帝鸿氏之砚”于其上,砚因此又多了“墨海”之名,宋代程俱有诗云:“帝鸿墨海世不见,近爱端溪青紫砚”。古时读书人以文墨为生计,因而将砚台比作种田人的田地,为此砚又被冠以“砚田”之名,宋代戴复旧有句诗说:“以文为业砚为田”,苏东坡也吟道:“我生无田食破砚,尔来砚枯磨不出”。

俗话说:“武士爱剑,文人爱砚。”砚是文房四宝之一,古往今来,不少文人墨客用砚、爱砚、藏砚,留下了很多典故佳句,砚赋予诗人以灵感,诗人为砚添光彩。

有趣的是,不少名人爱好在砚上题诗作铭,记事述怀。据说清代画家虚谷有一“梅雀玉带金星砚”,砚台上镌刻着两句诗:“平生不与群芳斗,冰天雪地独自开。”诗砚相映,令虚谷爱不释手,直道“但愿毕生伴此石,何愁迟暮老风尘”。老一辈革命家陈毅元帅也有一砚铭:“满招损,谦受益,莫伸手,终日乾乾,自强不息。”元帅的终生正实际了这十七个字的砚铭。